1111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得快。6月27日该剧在优酷上线后,豆瓣评分火速蹿到8分以上,目前稳定在8.7分。

优秀的口碑,让这部剧挂上了“良心剧”的招牌。通常,一部试图展现厚重古典美的历史剧集,大多要落到一个切实有据的时间点上,通过服化道等细节上的考究,为观众呈现出华丽的场面;

而另一重要素是真实感。在历史的宏大视角下,每一个人物都能让观众相信,这场华丽的想象,与中华民族每个人对“上下五千年”的文化自豪情绪有着共鸣。

这两点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都做到了。

超级网剧,从哪儿升级?

从2017年的《九州·海上牧云记》到2019年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曹盾的作品列表中间,还有一部《爱上你治愈我》,豆瓣评分7.3。

但两年前的《九州·海上牧云记》被提起得更多了。有些重量级的石子,即便落至湖底,也会震荡起记忆的涟漪。《九州·海上牧云记》引发了中国国产剧投资理念、拍摄方式、制作流程上的多重震荡。在《九州·海上牧云记》后,制作精良的“大戏”门槛,无形中被抬高了一截。

对于曹盾自己来说,最明显的变化是群组里的人多了不少。以往传统的电视剧剧组,三百人几乎是极限,但到了《海上牧云记》,这个数字增长到八百,而到了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最多的时候,不算群众演员,剧组人数超过一千人。

一千多个人的管理只能靠实操。传统和过去在这一瞬间都是纸上谈兵。“要说经验,肯定是来自于《海上牧云记》。没有做过那个实验,现在突然给你一千人,你都不知道该怎么使。”

曹盾觉得自己不辛苦,有很多人比他更辛苦。

雷佳音在这部剧里累出了骨质增生,易烊千玺发烧近40度。剧组工作的时间往往是歇上八个小时后拍十二个小时,永远跟正常的一天差四个小时。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夜戏大多是从晚上拍到天亮,群众演员在下午一两点钟的时候抵达现场,一千多人都要梳头、化妆、换衣服,等所有群众演员准备完毕,基本上就是晚饭时间。一拍就是一整宿。之后群众演员又把服装道具归还,黑白颠倒,令人忘记正常作息。

这样的大场面,在镜头里,都落在了人的身上。在剧中,曹盾用真实的镜头描绘着长安的一天,出行、赏灯、逛街、饮食,所有的一切都为营造真实感。所有群众演员的衣服,每一件都是剧组自己制作,没有一件是租来的。布料也是工作人员自己织,自己印染图案。

“我唯一没要的东西是刺绣,因为我觉得织和染才是当时最重要的东西。现在很多古装剧为了显得雍容华贵,都大量使用刺绣,所以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我们刻意规避了刺绣。除了刺绣之外,这个时代还有别的东西。”

剧中每一个角色,都活在自己独有的生活里。语言风格,风土人情,都扎根在长安城里。“生活扎实了,情感就扎实了。情感扎实了,情节才扎实。只有真实感营造出来了,后续跟进剧情,演员的情感基础才牢靠。如果没有一个真实的情感基础,那么很多价值观的东西就没法建立起来。”

保留原著的文学风格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分三个篇章拍,将马伯庸的原著小说四个大章节的节奏基本保留。曹盾如今回想起来,觉得剧本基本还是配合着马伯庸的小说走。“基本上,小说是什么样,剧本就是什么样,这是我们要追求和争取的最终效果。”

曹盾是那种原著作者会放心大胆地把小说交到他手里,要他放手拍的那种导演。在《海上牧云记》刚刚播出之时,有不少观众批评他,节奏过于缓慢。

“我得保留猴子本身的一个气质,忠于原著的一些文学功底。不能把南九州的东西拍成北九州的东西。虽然很多观众不喜欢,觉得太慢、拖沓,但我自己还是在这个过程中学到了很多。”

这次曹盾开头不慢了。随着“天保三载上元节长安”的字幕出现,镜头从远方的山峦缓缓拉至屋檐之下,花灯招摇,两分钟的长镜头,看遍长安一百零八坊。

有的观众对于这样的长镜头不太适应了,人物行商,店铺行肆,各类货物琳琅满目,“镜头推得太快了,看不过来。”

长安南北十四街,东西十一街。马伯庸从西市开市写起,绢布店、铁器店、瓷器店到鞍鞯铺子,布粮铺、珠宝饰钿铺、乐器行,在两分钟的长镜头里,悉数不少。

“第一个镜头是大唐盛景,咱们是一个镜头让大家看,自然比文墨表现得少些。”曹盾说。

“当初《长安十二时辰》能引起轰动,不就是有那么多的知识点吗?好多人就嗨这件事儿,你不能把这个特点牺牲了。我们在保留知识点的基础上,又加了很多,都是在延续马伯庸老师的特色。”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在曹盾手里,是带着马伯庸烙印的,“让它带上我们的烙印,再往下走,不能变成一个全是曹盾烙印的剧本。”

“一镜到底”不容易

开机前,曹盾跟摄影导演组开会,定下了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风格:运镜流畅,多使用运动长镜头。

这一要求对摄影道具都是挑战。拍摄时,许多镜头没法使用现有的器材拍,就只能现场进行加工。在第二集里张小敬追逐狼卫的长镜头中,随着烟丸擦过天际,镜头需要全程追着张小敬,在房顶、窗户、街头穿梭。

“很多人以为那是航拍,但因为飞机载重的问题,航拍的机器挂不了大摄影机。如果我们用航拍,到了这个镜头,画面品质会立刻跳水,整个呼吸感也不一样。”

为了保证这一点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基本排除了航拍的可能性。因此在剧组中有一个专门的器材部门来解决拍摄问题,包括在后续剧集中即将展示的高速镜头,要求机器在几秒钟内就要拍出一个路径极长的180度镜头。“要求是跟爆炸喷出来的火的速度一样快,这都需要我们自己改进器材后才能拍。”

在开机前,动作团队就开始排练。摄影和导演组在开拍之前,用模型把整个现场搭建重现,再来设计镜头的运动。

剧组有一个满满都是纸板模型的仓库,专门用来排练旅贲军战狼卫及其他长镜头。“所有的环境都需要搭建:这里是楼梯,这边是过道,墙和二楼平台都具体在哪里……需要长时间的排练,最后才能拍出来没有遗憾的镜头。”

曹盾对镜头的追求,导致“电影质感”这四个字总与他挂钩。但他没觉得这四个字有什么值得。他更看重流程的升级:“如果我们的剧集不能实现季播的话,我们永远没法追上电影。”

曹盾拍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时,有一部知名导演的作品同期开拍。“他们也拍七个月,我们也拍七个月,电影拍完后期最多剪成三个小时,而我们呢?这直接关系到我们每天工作量的问题。如果我们还是这样的流程,没有一季10-12集,按季播出的流程,那么电视剧的品质总还是要比电影更差一些。”

外界给的标签,未必会与真实的追求方向所重合。曹盾觉得,所有的尝试,最后会有两种风险:一种是被认可,一种是不被认可。

“为什么被认可,为什么不被认可?你可能得自己关起门来想明白了,下次别犯这错误。好的地方就下次继续保留,才能进步。”

-FIN-

上期回顾

拍中国版《情书》,选角难,导演更难

《小小的愿望》再传撤档,重现电影冰封期的又一片雪花

港片黄金时代最重要的狮子山精神,去哪了? | 立场

电影资讯 保持沉默

有用 (9)

评论加载中...